玉,石头也。也是中国人看出它「色可以濡目,性可以涤身,光可以照心」。玉原本自在为石,谁料被曹雪芹写成《石头记》,「原来女娲氏鍊石补天之时,于大荒山无稽崖炼成高十二丈、方二十四丈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娲皇氏只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单单剩了一块未用,便弃在此山青埂峰下。谁知此石自经锻鍊之后,灵性已通……」一部写石头的书,竟成了中国人的百科全书。

巍巍乎崑崙,西极之巨脉也。横亘千里,终年积雪,背后挡住印度洋吹来的海洋风,脚下呵护星罗棋布的小绿洲。莽崑崙,飞鸟难越,寸草不生,粗砺的第一,蛮荒的冠军,谁能想到,世间最美的羊脂玉——竟产在这里。

巨大的山产小小的玉,寸草不生的山产至洁至美的玉,最高最穷的山产名贵无价的玉,人间的辩证法,崑崙的大逻辑。搞了一辈子玉雕的马学武沉吟着说:「神山无草,灵玉无色」。

千年水流去,一块玉出来。冰清凝月魄,晶洁映日彩;遥闻芍药香,近抚羊脂白;崑崙一片意,遗与人间爱。

不错,玉是石头。但和田羊脂玉是什么样儿的石头呵,真是遥闻有香,近抚脂白。杜甫有诗「越女天下白,皓腕凝霜雪」,越女肌肤白,却比不了羊脂玉。越女的肌肤是青山秀水的江南养成,但还是,要输给崑崙山的小乖乖三分白。

和田玉「聚天地之精华,得日月之灵气」,其虽为石,也有了生命,一旦为慧眼识之,高手琢之,则获新生。

玉是石,石非玉,玉为石诗。玉在山中待明眼人识之,识之为玉,不识为石。人在世上须辩才者知之,知之为骏,不知为驽。

君子如玉。玉,石之美者。君子,人之有德者。玉不重色而重质,君子不重地位高下,钱财多寡,形貌俊丑而重乎品德修养。君子比德与玉焉。君子无故,玉不去身。

孔子,万代君子之师也。孔子说,玉有十一德:「温润而泽,仁也;廉而不刿,义也;垂而如坠,礼也;叩之,其声清越,以长其终,诎然乐也;瑕瑜互见,忠也;缜密以栗,智也;孚尹旁达,信也;圭璋特达,德也;气如白虹,天也;精神贯于山川,地也;天下莫不贵者,道也。」

人有德而为玉,人无德而为石,人缺德而为顽石。

自古以来,男人与玉的关系似乎就比女人与玉的关系要复杂得多。上至以玉比德、以玉养德,中至收藏佩戴,怡情养性,下至投资投机,彰显财富,男人形成了一套独有的玉道德和玉文化。如今,玉已经不是衡量财富的唯一标准了,但是千百年来用一个象征财富的东西本身的特质作为道德的标尺,玉却是唯一的。

玉是养德的好道具

德这东西太抽象,不好表现也无法描述。但是玉可以。玉有石的坚实,石无玉的通透;玉有石的刚劲,石无玉的温润;玉有石的质地,石无玉的细腻。玉的物质属性恰好和古人所推崇的德有许多相似的地方,所以以玉比德成为可能。佩戴、把玩,时时看得见、摸得着,便于随时随地躬省自身。

《说文解字》谓玉:「有五德,润泽以温,仁之方也;理自外,可以知中,义之方也;其声舒扬,专以远闻,智之方也;不挠不折,勇之方也;锐廉而不忮,洁之方也。」

《管子》说:「玉有九德。」——仁、智、义、品节、纯洁、勇、诚实、宽容、条理。《礼记·聘礼》中说玉有「十一德说」——仁、知、义、礼、乐、忠、信、天、地、德、道。孔子说:「玉有十德。」

《北齐书》明志之言流传最广:「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无不以玉德作为自己为人处世的行动标准和指南。它的物质属性已被融入了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内涵,成为一种独特的中国玉文化。「君子比德于玉焉」,以玉比德,敦品厉行。

一个如玉品性的人,无论处于人生的何种阶段都会彰显出波澜不惊、淡定从容的风格。经得起人生辉煌时的顺风顺水,也挺得住潮落时的寂寞和悲凉。

高潮时的举止言行决不颐指气使、飞扬跋扈,懂得与人为善、平和待人的处世方式;潮落时则又能如一块璞玉,尽管尘土蒙住了光泽,内里依旧能晶莹剔透,并在再次出世时焕发出淡定后的温润光泽,如莲花吐芳,幽然无形,绵延不绝。

这样一种玉的人格特质是中国人千百年来所推崇的并为之不断修炼自身以期接近或达到的境界。

自打有了玉开始,爱玉的人一天也没有少过。千百年来,玉这东西就像道德标尺的具象,看到它占有它并不表示真正拥有它,德与玉兼养,才能玉人合一,这种境界恐怕也只有中国人才能悟得到,悟得透。因此一个玩玉的人所谓「前三十年人养玉」,不如说玉也在养人之德。

德是养玉的主心骨

所谓「前三十年人养玉,后三十年玉养人」都只不过相对而言。人养玉的同时玉也在养人,玉养人时人也在养玉。所谓人收藏玉、玉收藏人,都是有所指而言。

玩玉的人行话很多,养玉也叫盘玉。盘法颇多,讲究也颇多。但是如果没有德在其中主掌,则恐毁了玉也毁了人,这颇似武学中学坏了门派,走入了歧途。盘玉非常讲究,一旦盘法不当,一块美玉就会毁在自己的手上。

所谓文盘,是指一件玉器将它放在一个小布袋里面,贴身而藏,用人体较为恆定的温度温润,一年以后再在手上摩挲盘玩,直到玉器恢复到本来面目。文盘耗时费力,往往三五年不能奏效,若是入土时间太长,盘玩时间往往十来年,甚至数十年。清代历史上曾有父子两代盘一块玉器的佳话,穷其一生盘玩一块玉器。

武盘则指通过人为的力量,不断地盘玩,以快达到玩熟的目的。这种盘法犹如一个人走火入魔,为了让玉尽快成为熟玉,就用旧白布包裹后日夜不断地磨擦,过了一段时间再换上新白布,仍不断磨擦,玉器磨擦升温,越擦越热,高温可以将玉器中的灰土快速的逼出来,色沁不断凝结,玉的颜色也越来越鲜亮,大约一年就可以恢复玉器的原状。这种盘法稍有不慎,玉器就可能毁于一旦。这种盘法,玉器商人採用较多。

意盘是玩家的高境界玩法,玉玩家将玉器持于手上,一边盘玩,一边想着玉的美德,不断从玉的美德中吸取精华,养自身之气质,久而久之,达到玉人合一的高尚境界,玉器得到了养护,盘玉人的精神也得到了升华。

意盘是一种极高境界,需要面壁的精神,与其说是人盘玉,不如说是玉盘人,人玉合一,精神通灵,历史上极少能够有人达到这样的精神境界,遑论浮躁的现代人了。

盘玉忌跌、忌冷热无常、忌火烤、忌酸、忌油污、忌尘土、忌化学物质,意盘还忌贪婪、忌狡诈。如此多的禁忌,可见玩玉不是件平平常常的事,心中没有一个主心骨,玉和人都无法达到和谐境界。